仅凭一部剧火过杨幂朱一龙是怎么做到的?

  • 时间:

  拍摄《新边城浪子》时,在烈日当头的情况下被埋在沙堆中,耳朵,眼睛,嘴巴最后都是沙子,但他依旧靠自己完成了这个场景。

  虽然年龄比靳东、周一围、雷佳音要稍小,但这个生在80年尾巴上的青年却跟他的前辈们一样,热爱并执着于演戏。

  如果说到朱一龙儿时最痛苦的回忆,就是被妈妈逼着学钢琴,“我年纪也小,什么都不懂,也不愿意学。”

  当然了,朱一龙不仅戏好,敬业精神更是秒杀一众动不动就用替身的小鲜肉,他对戏的痴迷和认真是他如今爆红的前提。

  “给了你表现机会,如果不行就说明你演得不够好”,“别人带着粉丝滤镜去帮你解释,你信了只能说明你有问题”。

  朱一龙的长相像民国时的公子哥,既温润又儒雅。或许是一对大双眼皮的功劳,嘴巴薄是薄情,眉眼深却是深情。

  但不论是公司或是自身,都没有经过系统的培训,对于流量明星的发展路线和要求都一知半解,最终导致各方面都有些后劲不足,再不复当初的热度。

  他入学那一年,北电表演班只招了19个人,他很费解为什么自己会被选中,很久以后他的老师告诉他:就是因为你什么都不会,是一张白纸,才有可以教的地方。

  比如出演《上瘾》的黄景瑜,许魏洲,再如《致我们单纯的小美好》中的胡一天,以及《双世宠妃》中的邢昭林。

  黑化后,比之前更爱笑,但笑容也愈发邪肆,一颦一笑都透露着心机与阴狠,一个眼神就让人不寒而栗。

在他最不会演的时候,老师“鼓励”他说你很会演,年轻的朱一龙信以为真,天天斗志昂扬的排戏,希望能走上更大的舞台,展示自己。再往前便是《新边城浪子》里的冰冷美男傅红雪,只通过肢体、眼神和细微的表情便还原了古龙笔下那种“天是冷的,他的刀是冷的,他的剑是冷的”的肃杀气氛。临时抱佛脚,听了老师的建议学了两个月的日本剑道,因为老师觉得他本人的气质与剑道精神相当符合,但在考场上他却两次失手,剑落在地。

  朱一龙身上就是有一种任尔东西南北风,我自横卧笑谈中的静。在他不火的时候,别人为他着急,朱一龙啊,你怎么还不火?

  不仅《镇魂》,《新萧十一郎》中的朱一龙,也用“眼技”塑造了号称最符合原著形象的无垢山庄少庄主连城璧。

  但与前者不同的是,朱一龙的火太爆炸了,而他的粉丝群体又太复杂了。他们中有二次元书粉、腐女粉、CP粉、颜粉、网剧粉……